当前位置:主页 > 澳门金都赌场 >

她就居然在这么一个漫长的冬天的夜里
2017-07-05 10:32

   她叫安。人如其名。

 

这是一个故事,或者说,你可以用一个喝下午茶的时间就读完了,而她写的时候,却像过完了半世光阴。而剩下的后半生,多像今年的冬天,漫长而寒冷。

 

今年的冬天特别的长,特别的冷。然后她就居然在这么一个漫长的冬天的夜里,把她很久很久以来的酸甜苦辣,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,写了出来……

 

人生有时候真的很需要一个不切合实际的梦。

她感觉自己突然很需要这些梦幻的,甚至是颓废懒散的生活方式。

 

而那些简单的,原始的快乐,充满着无比俗气和令人无奈的现实,是那么的不堪。

 

她只记得,她心里不止一次地萌发出一个念头了,那就是:她不能再继续活的那么隐忍了,否则,她真的会生病。

 

她对自己说:我不想活成张爱玲,她太隐忍了,凋零与盛放都太隐忍。她想活成陆小曼一样的女子,热情奔放,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快乐激情的细胞。

 

开始写第一个字的时候,是一个冷的感觉空气都快要结冰了的失眠深夜里,夜,死寂的静。网络作家安妮宝贝在《告别微安》里写道:失眠的感觉就好像自杀。当她读到这样的文字时,说不出的心结,纠缠成一片一片。再后来的连续几个夜晚,她都盯着手机屏,不停地写,不停地掉眼泪。心满满的,亦空空的……

 

安!一个充满着无限诗意且有着让人有一种无限遐想的名字。

 

这是她给自己取的名字,安,仅一个字,绝不拖泥带水,彻底的不留一丝余地。她想,性格跟名字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结合。

 

她一直心里有个疑问,外国人为什么能接受自己那么一长串的名字,难记就罢了,还没有一点点亲切感。也罢 ,还好自己是一个中国人。这么一想,反倒觉得自己有些刻薄了!

 

当然,名字不是重点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安有一个跟她一起生活了十年有余的男朋友。十多年,够长时间了!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几年?太不可思议,用别人的话说。

 

因为,他们几乎是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,鬼知道,却就那么一起磕磕碰碰走了十多年。用安的话说就是:有时候,上帝要么是个恶作剧的坏小孩,要么就是个怪脾气的糟老头儿,而且还经常感冒发烧。不然,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阴差阳错?

 

她是个凡事绝不将就的人,满脑子的诗情画意细胞,几乎没有朋友,平日里,只有书和音乐作伴。喜棉麻,追求简单,最讨厌勾心斗角。一副走到哪儿都事不关己的样子。

 

她是寂寞的。眼神里充满着冷漠和孤独。寂静的样子,令人心疼。

 

这样的女子,迷一样。这样的女子,需要的,无非是一份安全感而已。当然还有一个字:懂!仅仅就需要这么一点点,而已。

 

只是,那个男人,粗枝大叶,尖酸刻薄,沉默寡言,不解风情!她想,这四个成语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令人作呕的东西。这些字眼存在她的生活中,无非是一种折磨,哦不,简直就是一种慢性自杀。可是,命运捉弄的她,前后左右都不是。

 

倘若说,十年前的她是一朵清香纯白的花朵,脆弱而甜美,那么十年后的她就是一朵被抽干水分枯萎的花,突然之间,枯萎颓败,且坚强而又逆来顺受。连同笑容,都带着一种冷漠。

 

为什么要逆来顺受?连她自己都不解。这个世界上,有些事情是没有答案的,而我们所要做的,就是一步一步往下走,别人眼里的我们,或许是我们伪装出来的样子。可悲,可怜。

 

有人问她:安,你还相信爱情吗?她说:也许,在我体内还残余着百分之十,而且我感觉它也即将腐烂。腐烂,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字眼,对于一个成天只有和书作伴的女子来说,是多么的让人心疼。而且,腐烂的还是爱情。她的半世光阴中,究竟经历过怎样的无助和绝望。

 

朋友说:安,不相信爱情的人,会比平常人容易不快乐。她笑,然后,那个叫做眼泪的液体流了一脸,她对朋友说:原来,眼泪是咸的。

 

夜里,她坐屏幕前敲出一段:你喜欢大海吗?听说,大海是地球最清澈温暖的一滴眼泪。而我时常会作一个几乎是同样的梦,梦里的大海,却似一条肮脏的黄浦江。最后署名:写给陌生人。然后她关灯,睡觉,晚安!我亲爱的人。

 

这样的字,她不记得写过多少了,对于一个没有朋友的人来说 ,看书写字是她生活中最快乐的事情了!当然没有发送,她不知道该给谁寄这样一封信。但她心里想着,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里,一定有那么一个人,已经深深地懂着她的懂,疼着她的疼。

 

很久了,屋子里都听不见安的声音,除了吃喝拉撒,她把自己深深地宅起来,生怕会有外人前来打扰一样。有时候,心成死灰以后,就丧失了语言能力。

 

事实上,她连亲人都不想见。你知道的,人的心被严重摧残的时候,是没有眼泪的,眼泪其实是一种神圣而珍贵的液体。可是,当见到亲人都那一刻,所有的心酸与委屈,就会通通化为那个神圣而珍贵的液体。只有最亲的人,看到它才会心疼。

 

原来,最不擅长伪装的安,在某一天,也学会了伪装。

 

某天,她又写下:都说,心会越伤越疼,其实不然,心被一次次的伤过以后,就会溃烂掉,最后,就不再痛了。而我期盼着,再重新长出一颗新的,到那个时候,我会拼命珍爱我自己。

 

这,写的岂止是字,简直就是一颗心,一颗血淋淋的心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她以为,她会写他,写那个跟他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男人,写那个让她连去恨都没有力气恨的男人,可是,她一个字都写不出来。真的,原来在某一些情况下,和对某种人,就那么赤裸裸地丧失了语言能力。像一个还没有学会走路的孩子,医生告诉她:你有先天性语言障碍。

 

也罢,有时候,十几年也不过是一晃而过,若细想,还真没有惊心动魄的事情,安这么想着,心里越发的冷。这个该死的冬天,总也过不完一样。

 

电视里有深蓝色的水,一大片,猛地让她眩晕,她天生对水有一种恐惧症,准确地来说,只要是深水潭,甚至一个小小的水库,她都不敢盯着看太久,不然,胃里就会排山倒海一般。

 

她赶紧转移视线,让心平静。过一会儿,无意间又看到了,这次是一条红色小金鱼,好美,在一个小小的玻璃缸里挣扎。听说:鱼的记忆只有七秒钟。过了七秒,就是一个新的开始。多好。

 

她想,倘若 ,以后某一天厌倦了自己现在的这个网名,就改成“七秒钟的记忆”。尽管,她知道自己永远也不会去改这个名,她的性格,倔强而决绝,一旦认准一件事,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。

 

就如,明知在一起是个错误,可是,那是她自己当初的选择,去怪谁?怪自己命薄。哪怕跪着 ,也得走完。

 

那日,一个阳光还算暖和的午后,她突然心血来潮,用几乎是恳求的口气对他说:咱们出去玩吧!去一个陌生的地方,最好是有很多小巷子的地方,我喜欢那种地方,充满无限的浪漫。他一口回绝,不去!什么宽巷子窄巷子的,脑瓜子里尽想的稀奇古怪的玩意儿。

 

她没有哭,她早已习惯了他的不解风情。有些东西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,即便后天去培养也难以脱离。这真是一个悲剧。

 

安一个人坐在角落里,无比委屈难过。她想,自己真是自讨没趣的傻。而脑海里却全是那些旧旧的窄巷子,那油纸伞,还有青石板路,踩在上面,像是走在了前世。那身边略过的人,像是前世的一世姻缘……

 

猛地,一个人就笑了!好像已经游玩了一圈。原来,她只是习惯了做梦。原来,她只是一直尽靠一个梦支撑着……

 

夜里,她的手脚是冷凉的,嘴唇是冰凉的,眼神是空洞的,她感觉自己像游在某一个空荡荡的陌生城市里的一条鱼。充满了不安和无助。

 

原来男人和女人真的不同。女人的心和身体是一起走的。如果心不在身体上,那么,身体就只是一个空洞的陶器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事实上,靠梦活着的人,是脆弱的,也是坚强的。她会时常想起一个人来,他说过:你看上去弱不禁风,其实你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!她噗呲一声乐了,很开心的那种。

 

他们每天都聊天。原来聊天和下棋一样,都是需要对手的。有一种聊天趣味,很美好。有一种在乎,是只有与一人分享的美好。

 

她再次写道:在有的人看来,你是草,而没准儿在某一个特别人看来,你就是宝了!两个字,有着天壤之别。

 

每天写写画画,是她生活的习惯!也早已是生命中的一部分。

 

她把他安放在一个角落里,那个角落里仅此他一人。

 

她记得他说过的每句话,记得每次见面的情景,记得他的声音,记得他那干净的白色体恤 ,他的球鞋……一个梦接连着一个梦,通通出现在她的心窝里,她突然想起《一帘幽梦》里,紫凌为自己取名叫梦女孩。她想,多么的琼瑶啊!

 

 

她有时候会想,自己的记忆能力也并非糟糕,她多么庆幸自己记住这一切。因为喜欢,所以慈悲。仅此而已!

 

 

她是孤独的,是需要人陪的,可是,却舍不得让一个美好的梦因为她的贪心而破碎。那么,以友谊的名默默喜欢,也很好了!

 

有些人适合谈天,适合谈地,却不适合谈爱。这个字太重。只需要陪伴,却不需要相爱。而这一切,她给它们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:太怕失去。

 

 

但凡太美好的东西,都有着致命的毒。这一点,她很早就知道了!比如,烟,比如酒,比如,毒品,再比如,一个很爱却不能在一起的人。

 

他说:我觉绝不允许你碰烟和酒,那些东西不适合你。可是他却不知道,她多想醉一场,最好是醉的不省人事,这样,所有的痛苦就不再是痛苦了!

 

她时常在想,自己还年轻,却好像看透人生一样,经历过的事情,都可以写成一本书了!这个世界待她还真的仁慈,把一个原本应该什么都不懂的年纪,生生地逼成一个懂了以后连张嘴说话的勇气都磨灭了!

 

她对自己说:将来一定要告诉自己的孩子,为娘希望你一直“幼稚”下去,一辈子都不要经历那种一夜之间突然懂了很多的人生。它是痛的。

 

 

 

( 尾声 )

 

 

又一个深夜就要来临了,而这个故事也该结束了!从来不知道永远有多远,却想在梦中,继续着一个不确定的永远。

 

手上有一道疤痕,是很久以前不小心划破的,现在依然清晰可见!许是从破碎的那一刻,就已经留在她心里的吧!

 

何况,十指还连着心呢!

 

她看着外面黑漆漆的一片,都这个点了!路灯还没有亮。真好,太闪亮的场景和偌大的人群中,恐惧感和孤独感会趁虚而入的。她这么想。

 

这个她快生活了七年之久的地方,到现在,她还恍恍惚惚,有一种陌生的感觉。多像,跟她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男人。原来,一个结久了, 就彻底在心里成死结了……

 

远处,隐隐约约的有好多亮点,她知道,那些不太强烈的亮点是人们的灯。她突然想,这每一个亮点都有一户人家,而每一户人家都有一个故事,那,这得有多少个充满悲欢离合的故事哪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特别声明:

1、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,尚客茶品其他文章都可以自由转载,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。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。

2、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,我们深表谢意。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、版权及其它问题,请即与本站联系,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。

3、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,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,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